袁楊認為,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的大背景之一是中日矛盾,中國經濟快速發展、軍事力量強大,客觀上對日本可能起到一定的刺激作用。日本認為需要對中國極力遏制,解禁集體自衛權也包含這一目的。
  共同社指出,安倍政府所謂旨在防止濫用集體自衛權的新“動武三條件”非常抽象,允許使用武力的界限模糊。袁楊分析,日方措辭稱“關係密切”的國家,而不只是“盟國”受攻擊,比如,日本周邊兩個國家發生武裝衝突,如果日本認為其中一個國家與日本“關係密切”,這場衝突事關日本國家利益,那就可能出手幫助這個國家去打另外一國家,即便這個國家不是美國那樣的盟國。
  日本執政的自由民主黨“二號人物”、幹事長石破茂去年11月公開宣稱,要擴大行使集體自衛權的範圍,如果菲律賓、越南、印度尼西亞等東南亞國家受攻擊、會打破區域均勢,“可能攸關日本生死存亡”,日本可以使用武力介入和干預。“這就埋下一個伏筆,”袁楊說,“換句話說,以後中日之間衝突的可能性就增大了,第三方的原因引起中日衝突的可能性會增加。中日之間除了釣魚島、東海等現實利益的衝突外,由第三方因素而發生衝突的潛在危險會上升。”
  石中玉 胡若愚(新華社供本報特稿)
  (原標題:中日可能因第三方衝突)
創作者介紹

2008

ae01aeff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